知乎:江南布衣,作死不已!

江南布衣,作死不已!

江南布衣,作死不已!

孩子离恶有多近?

答案可能是一件厚度为1毫米的衣服的距离。

孩子是未来,是祖国的花朵!

过去,我们给孩子选童装,大多都选材料、选颜色、看看质检报告,然而如今更要注意的是看设计图案和文字,尤其是英文......

童装的品牌设计风格本该是天真无邪的,但江南布衣童装品牌jnby by JNBY却因过于“邪恶”和“黑暗”,惹怒了众多网友,引起了热议。

作为中国大陆唯一一家上市的设计师品牌,江南布衣一直以来都备受追求简约高品质风格的用户喜爱,万万没想到,这位国货优等生竟然也会因为设计翻车。

这家宣称以“设计主导型零售模式”、曾被部分粉丝称为“国货之光”的品牌,不仅设计师在集团占比仅为个位数,还频频陷入抄袭质疑,就连公司创始人夫妇也早已不再是中国籍...

江南布衣,在“作死”的道路上越有越远!

前几天,知名国产服装品牌“江南布衣”,被网友们骂惨了。

起因是一位妈妈突然发现,她家老人去年给孩子买的一件该品牌童装上,印满了充满血腥暴力的图案和英文。

刚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,还以为江南布衣是一家国外品牌。毕竟这些阴间图案,不像是国内品牌的风格。

结果百度之后发现,江南布衣竟是一家彻头彻尾的本土设计师品牌。

很难想象,这种图案竟然出现在童装上,还是一个经常被个别粉丝夸做是“国货之光”的大品牌。

一时间,江南布衣成为众矢之的,备受质疑。事件发酵后,9月21日,江南布衣才通过官微在最初提出质疑的网友微博评论区致歉,称已下架所有相关产品。

网友们感到既愤怒又震惊: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难道不应该发个公开说明吗?就在这里留言?

难道商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吗!这些足以表达制作团队的恶意,和这家公司的邪恶价值观。

在舆论发酵下,9月23日,江南布衣官微发布公开致歉信,称“公司已开放消费者退货渠道,已购相关下架商品的消费者可以去原购买渠道进行退货”。

这一声明并没有平息网友的愤怒,在该声明的评论中,网友反而认为江南布衣方面态度傲慢,“把无知当个性”。

在资本市场上,中小投资者同样对公司失去了信心。

9月24日开盘,公司股价即大幅下挫,当天收盘蒸发市值超过10亿港元。公司未止住下跌趋势,27日收盘下跌9.35%,市值较前一交易日市值减少近7亿港元;

近4个交易日跌幅超23%。今日收盘报13.24港元/股,市值68.68亿港元,距离高点已跌去30多亿市值。

针对童装产品上诡异的画风,官媒纷纷发声指责,《经济日报》等更是发文痛批“别做歪生意”。

对此,杭州有关部门已约谈江南布衣,并责成公司下架涉事童装及同类型款式服装,并成立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和处理。

江南布衣的生意越做越大,设计风格却越来越邪乎。终于, jnby by JNBY产品翻了车,背后的问题也越扒越多:

一个年营收6亿的童装设计品牌设计师仅有4名,主管设计师还是化学专业毕业的,公司设计屡陷抄袭质疑,主打本土品牌的公司创始人夫妇也早已不是中国籍...

公开信息显示,江南布衣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,为一家设计师品牌时尚集团,并于2016年在港交所上市。除上述品牌“小江南布衣”外,公司旗下还拥有JNBY、LESS、速写、蓬马等多个品牌。

该公司是由李琳和吴健夫妇创立。李琳是该公司大股东,也是公司法人、执行董事。李琳则负责公司服装业务的设计与创新,把控产品整体走向。

江南布衣2016年的招股书显示,李琳和吴健夫妇国籍已非中国,而是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籍。

2021年财年(去年7月1日至今年6月30日,以下均为2021年度数据),江南布衣实现营收41.26亿元,创下历史新高。

jnby by JNBY品牌营业收入从2014财年的约0.42亿元增至2021财年的6.57亿元,仅次于江南布衣主品牌JNBY和男装品牌速写。

线下方面,截至今年6月30日,jnby by JNBY门店数量已达470家,超过了集团男装品牌速写320家的门店数量,是江南布衣旗下主品牌JNBY门店数量的一半有余。

在2021财年,jnby by JNBY 48%的增长速度也远高于主品牌JNBY的30.5%和男装品牌速写的20.2%,成为集团品牌矩阵中的增长极。

其实除了此次的设计翻车,江南布衣近几年来还一直深陷抄袭风波。

2018年2月,旗下男装品牌速写与艺术家徐震的合作系列中,一款包袋因涉嫌抄袭圣马丁新锐设计师 River Renjie Wang的原创作品而被迫下架;同年9月,旗下女装品牌less拍摄的视频,被指抄袭Rookie Combo公司的创意;11月,独立设计师陈鹏在微上发文,称江南布衣集团旗下JNBY品牌的一件羽绒服涉嫌抄袭其于8月前发布的作品;2020年5月,网友指出JNBY推出的2020年春夏新款凉鞋涉嫌抄袭某韩国品牌2019年春夏款凉鞋......等等这些,无一不让人对其品牌标榜的“原创设计师理念”表示怀疑。

而企业产品研发费用的逐年缩减,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会出现设计创新乏力的问题。数据显示,江南布衣近五年的服装设计费用遭遇腰斩,下降了57.8%,设计师更是缩减到公司人员占比只有个位数。

2018年,公司创始人李琳曾向外透露彼时公司设计团队规模,称jnby by JNBY童装品牌设计师只有4位。

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也难怪江南布衣会出这样“无脑”的设计,没有技术实力,翻车是早晚的事!

据行业内人士的说法,一个衣服类品牌的设计,是必须要通过高级管理层一遍遍拍板审核的。

从老板娘把关的设计,相信这事不会只是因为设计失误或考虑欠周那么简单。毕竟此品牌的老板娘是服装品牌的执行董事,主管并把控着品牌设计的她,员工同事一定会被层层把关公司品牌理念。

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品牌,不仅摒弃了国风元素,还直接把西方代表着邪恶的诸多元素作为设计核心,不得不让人对这家24年老品牌想要宣扬的价值观产生质疑。

只用了一周时间,江南布衣变成了“江南怖衣”,从“国货之光”来到了“地狱”。

如今互联网上,江南布衣已然成了“邪典”与“阴间”的化身。

去江南布衣官网看看,就会发现他们家的设计基本大多都是“暗黑”风格。在售的童装里,整体风格都透着一股子诡异。

暴力、阴暗、性暗示、炼铜、截肢,全都一齐上阵了。各种暗黑风格堪比恐怖片,是成年人看久了都会起鸡皮疙瘩的程度。

上次看见这么阴间的场景,还是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。

不,至少人家东京奥运会的寓意是好的,而江南布衣的“阴间设计”,纯粹是个别性格邪恶、价值观扭曲的“歪门邪道”而已!

那些充满色情、暴力,血腥,邪教类的图案或文字的设计,到底内心有多阴暗和恶毒,才能做到把原本应该呈现“美好元素”的童装,设计成如此附带邪恶与罪恶的图案风格?

江南布衣童装的“邪典风”,这些有毒害未成年和儿童方面的东西,称之为“毒瘤”也毫不为过。

这次被人人喊打,“江南怖衣”并不冤,成年人的恶意不该孩子来承担!

江南布衣,还是像“江南皮革厂”一样,淡出人们的视野,还人间真情与温暖吧。不同的是,皮革厂是被市场规律淘汰的,而江南布衣纯粹就是“作死”的!

江南布衣“邪典童装”事件,也将成为国产设计师品牌发展的一个分水岭。

设计行业最让人不齿的行为,就是设计师夹带私货,拿无辜的买家去献祭。

恶毒的隐喻配上孩子那张天真无邪的脸,简直是天大的讽刺。

个性设计并不等于毫无尺度地将艺术元素应用于所有产品上,而且现在也早已不再是“外国月亮比较圆”的时代了。

特立独行可以,但请别污浊了别人的眼睛,荼毒了祖国的未来。

魑魅魍魉,趁早远离社会,因为人间正道处处有光!

也希望各个童装品牌,保持最基本的职业操守,和作为成年人的良心,不要用邪念污染孩子。

给孩子们创造一个阳光、温暖的世界,让他们长成健康、美好的大人。

参考资料:

斑马消费《江南布衣玩邪了》、

中新经纬《“设计师品牌”就这?江南布衣被约谈》、

华夏时报《一年营收41亿,童装业务遇风波:江南布衣遭约谈》、

澎湃新闻《江南布衣设计由老板娘把控,“已不是中国籍”》、

中国国家品牌网《江南布衣童装引争议,家长竟在为“黄暴”设计买单?》、

李月亮《这个“国货之光”一夜崩塌:把诅咒、血腥、性暗示印在中国童装上,你安的什么心?》

 

全部资料来源于网络,本站仅做储存

本文来源:

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415473721

全部资料来源于网络,本站仅做储存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